客户端
安卓客户端下载 苹果客户端下载

恐惧——从何而来,又如何消除?

  • 简要:英国哲学家乔赫伯特曾说过:恐惧对人的伤害比疾病更严重。 恐惧是每个人一生中都或多或少不可避免的一种情绪,恐惧帮助我们躲避一些伤害,但也不可避免地给生活带来许多负面影响。我们不禁要问,人类的恐惧究竟从何而来,又有没有一种方法能够消除恐惧呢?! 人和多数

恐惧——从何而来,又如何消除?
 

      英国哲学家乔·赫伯特曾说过:“恐惧对人的伤害比疾病更严重”。

      “恐惧”是每个人一生中都或多或少不可避免的一种情绪,“恐惧”帮助我们躲避一些伤害,但也不可避免地给生活带来许多负面影响。我们不禁要问,人类的恐惧究竟从何而来,又有没有一种方法能够消除恐惧呢?!

      人和多数高等动物一样,脑中都有所谓的恐惧机制。当面临危险时,这个机制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警告我们,并且採取适当的动作。在人的脑子里,恐惧机制主要是靠一个叫做“杏仁体”的小玩意来触发与主导。

      例如当我们曾在逛街时遇到过危险的话,那么再次经历类似场景时,杏仁体在我们不自觉的状况下不断地扫描周遭环境,我们感官所接收的讯息,会先跳过脑额叶皮质(负责逻辑思考)与海马迴(负责记忆)直接传递到杏仁体,所以一但察觉到危险时,我们还没来得及进行理性分析判断,杏仁体就会即时反应,让我们心跳加快、唿吸急促,同时身体大量分泌肾上腺素,专注力瞬间提高,肌肉也处于紧绷状态,这一切的反应,都为了紧接而来的两项行动:战斗或逃跑!
 

恐惧——从何而来,又如何消除?
 

      杏仁体的反应是直接、快速、且情绪化的,这样的功能在演化上非常重要,它让我们在面临危险的时候能瞬间做出反应,不会像无尾熊或是树懒一样慢半拍。但有一好没两好,人脑这样的设计也确实暴露出一个弱点:人类对于突发事件是先产生情绪反应,然后才能开始理性思考的。小baby一出生杏仁体就已经长好了,但他们的额叶皮质却一直要到青春期才算完全发育。所以大人有的情绪小孩子一样也没少,而且在表达上更是直接露骨,不爽就哭、开心就笑,但却缺乏逻辑分析与判断的能力。而同样是成人,男性的杏仁体比女性要大,这可能也是男性较女性更易冲动的原因。

      所谓的教育,就脑部发展的角度来看,就是帮助一个人把思考的重心,由掌管情绪的杏仁体,逐渐转移到掌管理性分析的脑额叶皮质上。很多幼教专家都建议,当小孩子发飙无理取闹的时候,大人应该先让他的情绪(杏仁体)降温,之后试着藉由对话把思考的重心转移到额叶皮质上,这样小孩子「感性(杏仁体) to 理性(额叶皮质)」间的通路才会顺畅。相反地,如果小孩发飙,大人跟着抓狂,双方用杏仁体对干的结果,只是让脑子变成一滩杏仁豆腐而已!

      其实不光是小孩子的教育,面对工作与家庭,即使身为成人的我们常常也被焦虑的情绪所主导,害怕被裁员、害怕买不起房子、害怕婚姻所託非人。我常常觉得,真正讨厌的不是我们所害怕的事物,因为那些事情根本还没发生,也未必真的会发生,但「害怕」这情绪本身便已经对我们造成负面影响,它让我们愁眉不展,难以乐观积极的面对机会,有时甚至让我们无法好好思考,做出正确的判断。卡内基的书中曾提到一位出版业大亨Leon Schimlin,他自创了一套摆脱焦虑的方式,其实不过是在纸上写下四个问题,并且试着回答。这四个问题是:

      1. 是什么事情让自己恐惧?

      2. 造成此事的原因有哪些?

      3. 有哪些可能的解决办法?

      4. 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什么?

      根据当事人的经验,这四个问题往往才回答到一半,难题也就解了,而且在思考的过程中,情绪也得到抒发。我想这方法跟面对发飙小屁孩的招数是类似的,也就是透过对话,试着将解决问题的重心,由情绪的杏仁体转变为大脑皮质的思考。

      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是,杏仁体也是有记忆功能的,对于一些引发恐惧的事情,它会保留起来作为下次应对的元素。简单的说这就是「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绳」的大脑运作机制。它原始的目的是帮助我们避开危险,但这类恐惧的记忆也常常非理性地主导我们的行为。有个心理学实验是这样的,受试者被要求看着萤幕,萤幕中每次会出现一个颜色方块,有时是红,有时是蓝、黄、绿等不同的验色。当每次出现蓝色方块时,受试者就会被施予电极,经过几次之后,即使把电极拆掉,受试者只要一看到蓝色方块,杏仁体便会活跃起来,甚至造成心跳与脉搏的加速,甚至感到恐惧。大脑皮质虽然告诉你蓝色方块没啥好怕的,但你的杏仁体就是很坚持地让你开始慌张。我想Tiffany公司的人应该很不喜欢这个实验。

恐惧——从何而来,又如何消除?
 

      心理学家说,想要解除这种不理性的恐惧,就要用新的记忆来替换掉旧的记忆,就像在Facebook洗版一样,重复让受试者看蓝色方块,却不施予电极,用大量「蓝色方块是安全的」记忆把「蓝色方块是危险的」记忆「盖掉」。记得小时候读过忘了是谁说的话:「眼睛怕看尖的东西,把空中全放些尖的东西,久了就自然不怕了」。这告诉我们「恐惧」难易避免但「勇气」是可以训练的。其实人生中大多数的恐惧老实讲都是无谓的,与其整天担心受怕,不如就去做看看,反正人来到这世间,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对吧?

      还有一件科学家的发现,证明恐惧是会「传染」的。特别容易恐惧和忧虑的人,确实会释放出一种费洛蒙,周围的人鼻子闻不到,但思考却会直接受到影响,也变得担心害怕起来。其实不需要脑科学家,自古以来玩弄权势的政客早就知道这点,他们先让群众感受到威胁和恐惧,原本只有一小群人受影响,但很快就会拓展到整个国家,群众的恐惧升高到顶点时就会转为愤怒,这锅水就烧开了,这时只需要挑选一个共同的外部敌人(纳粹用犹太人、中东用美国人、而美国用恐怖分子),群众的力量便掌握在手心了。如果你身处一个充满忧虑与恐惧的环境,我会建议你还是早点离开,因为恐惧就像感冒病毒一样,一群健康的人并无法治疗感冒的人,但一个感冒的人却很容易让一大票健康的人跟着感冒。

      科学家曾透过同卵双胞胎的实验,证明恐惧感有一定的比例是天生的。即使DNA一模一样的两个Baby,面对陌生人、陌生事物时,恐惧的程度也有所不同。但值得庆幸的是,脑科学家也告诉我们,「胆量」是可以训练的,这中间的关键在于,能否适度强化大脑皮质活动(也就是理性分析与思考),而不要一味地让杏仁体(掌管原始的情绪反应)主导我们的行为。这样的训练产生的回报可能是相当可观的,美国杜克大学的Scott Huettel博士曾经利用核磁共振造影研究过有钱人的脑子与一般人的差异,其中较活跃的脑额叶皮质是个明显的指标。换句话说,适当的控制恐惧,善用理性思考,不但让你更受欢迎,说不定也会让你发大财!

 


健康网盟公众号
【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,如有侵权及时联系我们删除!】
更多名医名家

邓铁涛的“养生秘

见证了一个世纪的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接受了记者的专访,公布了他

针灸界领军人物--

石学敏的一生与银针结缘。小小银针,细若麦芒,在他的手中,就像